主页 > TP钱包 > 花加经营危机中谋划业务重启 鲜花电商将走向何方?

花加经营危机中谋划业务重启 鲜花电商将走向何方?

tp官网下载 TP钱包 2023-12-11 10:30

曾经的鲜花电商明星企业花加,最陷入经营危机。面对网友质疑,12月5日晚,花加创始人王柯现身个人直播间并公开表示,花加此前的账户已经被冻结,目前正与供应商沟通,即将启动新业务,未来将逐步解决老业务订单的发货问题。

花加陷入困境,并不令业内意外。年来,直播电商的兴起、即时零售平台的入局,让鲜花电商们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,行业迎来大洗牌。规模小、模式重、供应链管理能力弱,仍是花加等平台面临的重大挑战。专家表示,这些平台陷入的困境,也提醒后来的创业者,垂类电商亟须改变此前流行的跑马圈地打法,应聚焦自我造血能力,回归商业真实运行规律。

质疑声中宣布重启

12月5日晚,在发布重启声明后,王柯如约出现在个人直播间。什么时候发货能不能退款……面对网友质疑,王柯坦言,公司已经停业两个月,由于公司和个人账户均被冻结,9月以来的订单均未发货,也无法退款。和法院沟通后,决定把业务进行恢复,一步步解决问题。王柯称,鲜花业务将于期重启,新业务获得的利润将优先用来履约此前的订单。

成立于2015年的花加,曾是鲜花电商赛道中的明星独角兽。作为国内首批探索包月订花的鲜花电商平台,它曾以99元4束包月套餐,新用户送花瓶的营销策略出圈。

创新的模式、浪漫的故事,再加上O2O平台的发展风口,花加迅速崛起。2015年9月至2019年10月,花加共获得6轮融资,累计融资金额达2亿元。巅峰期的花加累计付费用户数超1500万人,单月销售额最高过亿元,也吸引了Roseonly、野兽派、泰笛、Flowerplus、花点时间等同类玩家跑步入场。

风口期吹起的泡沫终是表象。2019年,花加最后一次对外公布融资消息;同年鲜花电商第一股爱尚鲜花持续亏损被强制退市,有着万家鲜花实体加盟店的花集网终止在中小企业板挂牌,花见花开、门客生活等企业也相继退出市场,花点时间被短暂列入经营异常名录……资本纷纷离场,留下一地鸡毛。

资本圈地难逃亏损困境

从风光无限到大厦将倾,不到10年时间,鲜花电商为何走到势穷力尽?这一赛道的公司几乎一开始采用的都是互联网典型‘跑马圈地’打法。某著名早中期风险投资机构消费科技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。

这一打法讲究先快速扩张,占领市场份额,然后利用规模效应压低成本,对其他竞争者进行降维打击。但这一打法在‘窄而深’的垂类电商领域很难跑通。该名负责人表示,鲜花电商用户范围相对有限,获客成本高,加上鲜花是易腐商品,物流运输损耗多,供应链管理难度大。前期通过资本烧钱能够维持,但资本退场后,平台资金链极易紧张,随之陷入品控下降、用户体验下滑、营收减少的恶性循环。花加面临的核心问题在于尚未盈利便遭遇资本风停,这也是鲜花电商平台的普遍困境。

王柯也在此次直播中坦言,公司此前承担较高的成本,未来开展的新业务将只保留微信渠道,同时也会简化产品线,减少大力度折扣,通过提高经营效率来降低公司的管理成本和营销成本。

不过,一旦失去了多元渠道优势和价格优势,花加能否重获消费者青睐?全亚洲最大的花卉交易中心、斗南花卉交易市场的一名采购商对记者表示,由于鲜花不是刚需,消费者对价格特别敏感,消费黏性极难维护。一方面要严格品控,另一方面还要稳定价格。鲜花行业看起来很美,但痛点太多了。

鲜花赛道面临更激烈竞争

随着国内电商的快速发展,相比多年前,垂直细分的鲜花电商平台面临着更激烈的市场竞争。

几年,伴随短视频、直播电商的迅速发展,鲜花线上售卖方式变得更加多元。不少鲜花基地凭借原产地优势纷纷涌入线上。在抖音、快手等平台的直播间,以9.9元、19.9元在直播间引流的商家越来越多。

不少生鲜平台也在加码鲜花品类,培养消费者下单时顺手带走一束花的惯。在叮咚买菜平台,鲜花绿植产品数量达到100多种,且和水果在一个频道中,价格多在20元左右。在盒马APP上,时令鲜花也与果蔬被列在同一个频道,价格最低在10元以内。在2021年成立的盒马花园已经在全国范围布局鲜花产业链,陆续将昆明的绣球、山东的芍药、内蒙古的沙漠蝴蝶兰等中高端、小众花材引入门店,鲜花的价格、货源渠道也日趋透明。
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6年鲜花电商市场规模仅为168.8亿元,到2021年总销售额已经达到896.9亿元。随着电商和快递行业的不断发展,鲜花电商的市场规模也将继续扩大,预计2025年将达到1500亿元。

鲜花电商下半场将呈现什么样的新趋势?北京社科院副研究员王鹏分析,从市场需求看,鲜花电商仍然有发展机会,随着市场竞争更加激烈,未来的鲜花电商行业需要更加注重品质、个性化服务和技术创新,以提高用户体验和竞争力。

曾经的鲜花电商明星企业花加,最陷入经营危机。面对网友质疑,12月5日晚,花加创始人王柯现身个人直播间并公开表示,花加此前的账户已经被冻结,目前正与供应商沟通,即将启动新业务,未来将逐步解决老业务订单的发货问题。

花加陷入困境,并不令业内意外。年来,直播电商的兴起、即时零售平台的入局,让鲜花电商们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,行业迎来大洗牌。规模小、模式重、供应链管理能力弱,仍是花加等平台面临的重大挑战。专家表示,这些平台陷入的困境,也提醒后来的创业者,垂类电商亟须改变此前流行的跑马圈地打法,应聚焦自我造血能力,回归商业真实运行规律。

质疑声中宣布重启

12月5日晚,在发布重启声明后,王柯如约出现在个人直播间。什么时候发货能不能退款……面对网友质疑,王柯坦言,公司已经停业两个月,由于公司和个人账户均被冻结,9月以来的订单均未发货,也无法退款。和法院沟通后,决定把业务进行恢复,一步步解决问题。王柯称,鲜花业务将于期重启,新业务获得的利润将优先用来履约此前的订单。

成立于2015年的花加,曾是鲜花电商赛道中的明星独角兽。作为国内首批探索包月订花的鲜花电商平台,它曾以99元4束包月套餐,新用户送花瓶的营销策略出圈。

创新的模式、浪漫的故事,再加上O2O平台的发展风口,花加迅速崛起。2015年9月至2019年10月,花加共获得6轮融资,累计融资金额达2亿元。巅峰期的花加累计付费用户数超1500万人,单月销售额最高过亿元,也吸引了Roseonly、野兽派、泰笛、Flowerplus、花点时间等同类玩家跑步入场。

风口期吹起的泡沫终是表象。2019年,花加最后一次对外公布融资消息;同年鲜花电商第一股爱尚鲜花持续亏损被强制退市,有着万家鲜花实体加盟店的花集网终止在中小企业板挂牌,花见花开、门客生活等企业也相继退出市场,花点时间被短暂列入经营异常名录……资本纷纷离场,留下一地鸡毛。

资本圈地难逃亏损困境

从风光无限到大厦将倾,不到10年时间,鲜花电商为何走到势穷力尽?这一赛道的公司几乎一开始采用的都是互联网典型‘跑马圈地’打法。某著名早中期风险投资机构消费科技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。

这一打法讲究先快速扩张,占领市场份额,然后利用规模效应压低成本,对其他竞争者进行降维打击。但这一打法在‘窄而深’的垂类电商领域很难跑通。该名负责人表示,鲜花电商用户范围相对有限,获客成本高,加上鲜花是易腐商品,物流运输损耗多,供应链管理难度大。前期通过资本烧钱能够维持,但资本退场后,平台资金链极易紧张,随之陷入品控下降、用户体验下滑、营收减少的恶性循环。花加面临的核心问题在于尚未盈利便遭遇资本风停,这也是鲜花电商平台的普遍困境。

王柯也在此次直播中坦言,公司此前承担较高的成本,未来开展的新业务将只保留微信渠道,同时也会简化产品线,减少大力度折扣,通过提高经营效率来降低公司的管理成本和营销成本。

不过,一旦失去了多元渠道优势和价格优势,花加能否重获消费者青睐?全亚洲最大的花卉交易中心、斗南花卉交易市场的一名采购商对记者表示,由于鲜花不是刚需,消费者对价格特别敏感,消费黏性极难维护。一方面要严格品控,另一方面还要稳定价格。鲜花行业看起来很美,但痛点太多了。

鲜花赛道面临更激烈竞争

随着国内电商的快速发展,相比多年前,垂直细分的鲜花电商平台面临着更激烈的市场竞争。

几年,伴随短视频、直播电商的迅速发展,鲜花线上售卖方式变得更加多元。不少鲜花基地凭借原产地优势纷纷涌入线上。在抖音、快手等平台的直播间,以9.9元、19.9元在直播间引流的商家越来越多。

不少生鲜平台也在加码鲜花品类,培养消费者下单时顺手带走一束花的惯。在叮咚买菜平台,鲜花绿植产品数量达到100多种,且和水果在一个频道中,价格多在20元左右。在盒马APP上,时令鲜花也与果蔬被列在同一个频道,价格最低在10元以内。在2021年成立的盒马花园已经在全国范围布局鲜花产业链,陆续将昆明的绣球、山东的芍药、内蒙古的沙漠蝴蝶兰等中高端、小众花材引入门店,鲜花的价格、货源渠道也日趋透明。
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6年鲜花电商市场规模仅为168.8亿元,到2021年总销售额已经达到896.9亿元。随着电商和快递行业的不断发展,鲜花电商的市场规模也将继续扩大,预计2025年将达到1500亿元。

鲜花电商下半场将呈现什么样的新趋势?北京社科院副研究员王鹏分析,从市场需求看,鲜花电商仍然有发展机会,随着市场竞争更加激烈,未来的鲜花电商行业需要更加注重品质、个性化服务和技术创新,以提高用户体验和竞争力。

标签: